Aomine Kiseki_果汁

all业/秀业/织太/青黄√
初三狗√ 懒癌晚期√ 文笔渣渣√
脑洞大爱弃坑√

【秀业】于樱花飞舞时〈浅野学秀篇〉

●这里果汁⊙ω⊙
●不要被文艺的题目骗了
●这是一个声优梗产生的脑洞
●沉迷于小御御无法自拔(/ω\)
●剧情狗血  慎入
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
20XX年XX月XX日
今天是风和日丽的一天,樱花漫天飞舞,在15岁的那个春天,我对我的宿敌表白了。

不知什么时候起,浅野学秀开始在意赤羽业。
格外关注他的行踪,格外享受与他斗嘴,格外认真的记下他喜欢东西的牌子,格外热衷于随身携带草莓牛奶。
当他突然醒悟到自己的种种异常都名为喜欢时,连自己都吓一跳。
在这个正常且又普通的世界,没有吐花症等等不表白就会死的绝症。原本打算把这场暗恋烂在心里的浅野学秀,在自己的损友划掉好友兼手下榊原莲“初中就一次不恋爱就可惜了”“青春就应该轰轰烈烈的爱一场”“不要怂要从心”等怂恿下,决定去搞事情——表白。


浅野学秀从来没表过白,更别说对同性表白,尤其是那个同性还是自己一直视为对手的人。第一次表白难免是紧张的,一直以完美要求自己的浅野学秀,为了防止自己出差错,不惜牺牲自己与手下间的清白进行练习。这种因为你永远猜不到小恶魔在想什么所以根本毫无意义的练习,终于在有一天一不小心被新闻部部长撞见并以“万众瞩目的学生会长竟然是基佬?!”为题登上第二天头条后停止。
——虽然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没错,但是部长一路走好。


当浅野学秀感到约定的地点时,赤羽业已经在那里等了。
轻风拂过,小小的花瓣从树上缓缓飘落,落在两人的头上,肩上,以及红发少年有意无意张开的左手掌心里。
“赤羽。”
“嗯?”闻声,赤羽业偏过头来。
微风正好,淡粉色的樱花瓣再次漫天飞舞,少年掌心的花瓣也飘向空中。
浅野学秀有瞬间的失神。上台演讲都从未紧张过的他,在这如画的瞬间,脑海中一片空白,为表白准备的长篇大论一个字也想不起来,唯一能想到的,只有那最简单,最能表达自己真实情感的几个字。
“我喜欢你,请和我交往吧。”


浅野学秀曾无数次幻想,按照他自己是话来说应该是妄想过两人成为恋人的生活。但一向自负的他考虑更多的却是告白失败的场景:或是满脸惊讶嫌弃地说“诶~会长大人原来是同性恋吗,真恶心”;或者再轻飘飘的加上一句“被你喜欢上我自己都变恶心了”;亦或是连话都不说,满脸厌恶的就离开了。甚至连“好好学习,不想谈恋爱”这种这种正常的理由他都想到了。
当不了恋人,连敌人关系都无法继续下去,这也是浅野学秀迟迟不肯表白的原因之一。
但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是被如此……如此有病的理由拒绝了。


“对不起,会长,我无法成为个人的所有物,因为,我是爱情的狩猎者!”
“……啊?”【浅野式懵逼.jpg】
看着对面的红毛先无比帅气的撩了一下头发,之后脸便像温度计的水银柱,比毛还红的红色从脖子直升至头顶。
浅野学秀表示自己真的是头一次发自内心的觉得赤羽业有病。
“喂,在那里偷看的E班的,你们班赤羽是没吃药么?”
被拽来的潮田渚表示自己很无辜。
“不……你要相信业君只是间歇性中二病发作了而已……”

20XX年XX月XX日
今天是风和日丽的一天,樱花漫天飞舞,在15岁的那个春天,我对宿敌表白了。
然而我的宿敌今天没吃药。
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
●相信我应该还有赤羽业篇   目测还有潮田渚篇和榊原莲篇 (其实后俩就是凑剧情的)
●关于长篇  其实只有人鱼想好了  对不起点喰种的小伙伴#(土下座
●所以公平起见就先不开长篇了(就是你懒吧啊喂)
●顺便来安利一下月刊少女野崎君  真的超级好看


以上 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(❁´ω`❁)

评论(4)

热度(24)